欢迎光临!

正文

只是他已经受了很重的伤

Jun 04
admin 2020-06-04 22:11 综合新闻   浏览量:   次

天珠城的大街,一个年轻人正蹲在街头,向来往的漂亮美女吹口哨,他那样子就像极了一个八辈子没见过女人的色狼。不过,通常情况下,大多数人都只会把他当成乞丐而非色狼,因为他全身上下虽然还算完整,但都是脏兮兮的。混着泥土的头发看起来有些灰白,但还是能分辨出本色是黑的。如果细看的话,还能发现这个年轻人其实长得真不错。在他的右手边,是他的全部家当,那是一个漂亮的酒壶,这个酒壶看起来是那么的干净整洁,与这个年轻人的邋遢比起来是绝对的不相称。再一次看着一个时尚的天珠女郎从眼前晃过,这个年轻人抓起酒壶,狠狠地喝了一口,骂道:“娘的,外国妞的身材就是他妈的棒!”话还没有说完,他就愣住了,呆呆地看着一个方向,尽管那里什么都没有。“妖气冲天!血光四溢?”年轻人快速地把酒壶放入怀中,右手飞速地掐算了一番,顿时脸色大变,“糟了,出大事了!”也不顾忌这里是闹市大街,他从怀中掏出一支小旗,喃喃地念了几句,那支旗子顿时化作三尺见方,就那样无依无靠地浮在空中。年轻人大喝一声:“疾!”长旗与人顿时化作一道流星向远方冲去。他的这一番动作把路边一个将他当成乞丐,正准备施舍零钱的一个南盟人给吓了一跳,“ohmygod,上帝显灵了……”当时,在天珠当日的头版头条就出现了新闻报导。“天珠街头惊现空中飞人!”“来自东方的神奇魔术师街头显圣!”“上帝再度光临人间!”……可惜,他们却不知道,有一个更大的新闻在等待着他们。回到赌场内,场面已经大乱了,不仅原来那些观战的存活者寥寥无几,就连那些黑衣杀手也已死得一干二净。而现在场中对战的两个赫然是白狂跟小千!没错,是白狂跟小千!再去找寻那四妖,已经一个个奄奄一息地倒在地上了。此时的小千状若疯虎,狠狠地向白狂攻去。所幸白狂也不弱,对小千的攻击都巧妙地化解,两股强大的力量在空气中碰撞着,每一次交锋,赌场内都要有些损伤。而现在,除了房屋的构架还是完整的外,整个屋子里再也找不到一块完整的地方了。存活的几个人身上几乎都带着伤,不过还好,在白狂的掩护下,小梳子毫发无损,而小千的朋友则每个人身上都带了轻重不一的伤。这是怎么回事?原来小千疯了一般将四妖给打成重伤之后,随即对人群展开了疯狂的屠杀,无论是观众也好,还是黑衣人也好,只要在小千周围的,无一能幸免。最后,小千竟然要向小梳子下手!白狂大惊,赶快挡住小千,这才保证了小梳子的毫发无损。而附近的龙兴发众人,受到小千与白狂的力量冲击,一个个全都挂了彩。正在此时,“砰”的一声巨响传来,原来被封得严严实实的大门上给撞出了一个大洞,一个坐着旗子的人出现了。他,就是街头上那个流氓一样的邋遢青年。他快速地看了周围一眼,见到地上的四妖正欲从他打破的洞口逃逸,他大喝一声:“吠!妖孽,要往哪里跑!”随即长旗一招,四妖不由自主地被卷入大旗之中,顿时消失在旗子里。看到有人过来,小千狠狠地一拳打过去,却被对方正正地抓在手中。他用力一抖,双方同时退后一步。大吼一声,小千再度冲上,力道却比刚才更为重了许多。“快缠住他!”年轻人转头对白狂大喝道,叫得白狂一愣,不过三人很快就明白了他的意思。“不能伤他!”楼五开口道。随后白狂又向小千攻去,小千马上迎了上去。“九天诸神,借我法力,听我号令,‘天雷针’!”年轻人浮在空中,神情肃穆,念了一大堆莫名其妙的话以后,在他手中突然发出柔和的光芒,随后,九根如针一样大小的光芒凝聚成形。这时,一直被惊吓的小梳子才反应过来,“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小千哥哥!你怎么了?小千哥哥?”听到小梳子熟悉的叫声,小千的潜意识中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他不由一缓,转头向小梳子望了过来。年轻人等的正是这个机会,“疾!”九根天雷针如有灵知一样向小千冲来,措手不及下,小千被这九根神针连根没入九窍之中。“啊!”一声惨烈的长叫,小千软软地倒了下去。而这一声惨叫却似乎凝聚了他全身的力量,顿时,赌场内能够碎裂的东西尽数爆开,就连大楼也产生了几道裂痕,发出格格的声音。“不好!这里要塌掉了!快走!”白狂再度化为楼五的形象,开口惊呼道。“我们走!”年轻人叹了一口气,眼前根本就是人间地狱。他把大旗一展,把在场的生还者尽数裹入其中,与众人消失在空气中,只留下这个空荡荡的人间地狱。数秒之后,这座豪华的大楼发出一种嘎嘎的怪响,许多墙皮开始脱落,墙上的裂痕越来越大。不多时,远远的百米开外就可以听到轰隆的倒塌声,前后不过几十秒钟,一座豪华的大楼就化做了一片废墟,将事情的真相掩埋在地底下。当天几乎每个报社都报导了这座大楼的离奇倒塌,如下标题刷满了报纸的头版头条。“城东大楼离奇倒塌!”“外星人将要攻打地球!”“神的惩罚──以大楼的倒塌为戒!”更有消息灵通人士,获得只言片语的内幕。“大楼倒塌不得不说的故事!”“神秘大楼之神秘内幕!”更离奇的还有:“恐怖分子瞄准南盟!”、“笨拉登再现人间!”……直至几十天后,大楼清理工作结束时,发现了里边几百具尸体,又再次掀起了爆炒热。不过,那已经与本故事无关了。天珠城北,楼五的庄园。“他没事吧?!”楼五化身的白狂向那个年轻人问道。“没事,只是被我封住了力量,很快就能醒来了!”年轻人说道。随即把长旗一展,放出了其中的生还者。只是他们被那种修罗般的屠杀场面跟极度不可思议的景象给吓傻掉了,到现在还没有恢复过来。“怎么办?”年轻人向楼五征求意见。“把那个人留下来,其他人抹掉这段记忆,放他们走吧!”楼五指向了人群中唯一还清醒着的人──小泉纯三郎。是的,小泉还活着,只是他已经受了很重的伤,小千那狠狠的一击在他身上开了一个大洞,现在的他几乎奄奄一息了。“哈哈,你们会后悔的!”小泉看到众人看着他,突然狂笑起来,而后,他神情一肃,口中开始呢喃起来。仔细听起来,那竟是:“上帝创立这个世界本身就是邪恶的。当创世之初,就有我伟大的主人与之对立,创建了我们的世界!神要光,主就要暗;神要水,主就要火……”“滚!老子早就不吃你这一套了。”早就吃过这个大亏的楼五三人岂会再上这次当?楼五双手一张,一道看不见的光屏已经笼在小泉的身上,在小泉惊惧的眼神中,他的身体在阳光下化为一粒粒的灰烬,消散在无形之中。“还没有请教……”解决了琐事后,楼五望着这个帮了自己大忙的人,到现在还不知道他是谁。“等到他醒来,一切都会明了的!”这个年轻人似乎答非所问,指了指小千。“谢了……”楼五也只能这么说。他心里也很难过,小千现在这样子,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劝解他。赌术大赛似乎结束了,可是事情并没有结束,反而多了更多,更多。小千,这个命中注定的千神,接下来的路又该如何去走呢……“小千!你要乖哦!”一个温柔的声音在小千耳朵响起。“谁……谁在说话……”小千惊异地望着四周,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可是那声音却又是如此的熟悉,那么的体贴。“小千!我要走了,你保重呀!记得下辈子再爱我哦……”小千的眼前出现一个模糊的身形,似乎她的全身上下都显著耀眼的光芒。“下辈子爱你?你是晓嘉!晓嘉你别走,晓嘉……”小千极力地想挽留晓嘉,却只是抓到一团空气,一缕阳光扫过,晓嘉就化为一片空虚。“晓嘉!别走!”小千猛然翻身而起,却发现自己只不过是坐在一张床上,四周是熟悉的白色,哪里有晓嘉的身形?四下环顾,小千发现这是上次自己住过的那间病房。自己已经回到了楼五的庄园里了,可是晓嘉呢?努力回忆起当时的情形,小千这才记起伊人已经在自己的怀中逝去,那段令自己肝肠寸断的表白又在脑海中回响起。“记得下辈子一定要爱我!一定要爱我!一定要爱我……”小千早已热泪满面。“晓嘉,你放心吧!今生今世,我都不会忘了你的!”小千默默地对晓嘉的在天之灵说道。正在此时,房门“伊呀”一声被推开了,领头进来的是活泼可爱的小梳子,随之跟进的人是楼五以及那个神秘的年轻人。“小千哥哥,你醒过来了?”小梳子在离小千一步远的时候停了一下,小心翼翼地向小千问道。“是呀!我醒了。来,让哥哥看看小梳子!”小千忍住心中的悲伤,微笑着对小梳子说道。“哎呀!小千哥哥,你真的醒了!”听到小千的话,小梳子高兴地扑往小千怀里。轻轻地抚着小梳子柔顺的长发,小千抬头向楼五望去,却看到了那个神秘的年轻人,“你……”小千仔细地看着那个年轻人,觉得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却一时想不起来,“我们是不是见过面呀?”“是呀!我们见过。”那个年轻人微笑着对小千说道:“你还给了我百元大钞呢!”哦!小千一下子想起来这个人是谁了,在离开风海市的前一天,坐在地上的那个醉酒的算命人。“对了,我怎么会在这里?”小千迷茫地说道, 网上真人棋牌现金游戏平台他对自己发狂的事情一无所知。“小千哥哥你……”小梳子刚要说, 真人网上娱乐棋牌就被楼五一把抓住, 真人棋牌游戏大厅他开口道:“小千你在混战中受伤了, 网上真人棋牌游戏软件被这位大师给救了回来,你要多谢人家。”“大恩不言谢,如果以后有用得着小千的地方,请尽管说。”小千向年轻人说道,然后又似想起什么道:“还没敢请教大哥尊姓大名!”“不敢!在下张陵生,龙虎山第一百六十三代传人!”年轻人表露了自己的身分,“不瞒你说,除了因缘际会,在下实在还有事要求小千兄弟!”“张大哥放心,只要是小千能做到的,赴汤蹈火,万死不辞!”小千郑重地对张陵生言道。“对了!阿杰他们怎么样?”小千想起阿杰他们,赶紧问道。“我们没事!”阿杰他们一行人在门外鱼贯而入,每个人脸上、身上都贴着ok绷,看起来滑稽十足。“兄弟,对不住了!”看到他们受伤,小千有些于心不忍,便向众人道歉。“有什么对不住的!”阿杰不在乎地说道:“最终还不是你赢了吗?阿仪、阿刚两个手快,把东西都给拿回来了,我们还大大地赚了一把!”同时,阿杰神色一黯,“只是晓嘉……唉……”“……”一时间,众人无语,大家都沉浸在悲伤的气氛中。良久,小千开口道:“晓嘉的仇我一定会报的,大家还是把她的后事安排好吧!”天,阴阴的,暗暗的,一如人们的心情。李晓嘉的葬礼已经开始了,人并不多,只有几个亲友和她的直系亲属。看着两个老人哭得天昏地暗的,雪儿实在于心不忍,她怎么也没想到,几年不见的好友就在这么一面之后永别了,世间的事情实在难以预料。她在人群中搜寻着小千,想陪同他一起去给老人一点安慰,可是在这不大的人群中,怎么也找不到小千的身形。这时她才记起,似乎从早上到来后,就没有发现小千出现过。正在此时,小梳子轻轻地拉了拉雪儿的衣服,“姐姐,你有见到小千哥哥吗?”雪儿看着眼前的小梳子,在她的脸上,平时那种开心的笑早已不翼而飞,取而代之的是一股莫名的悲哀,还有一丝丝的担心。雪儿忽然间觉得自己很可耻,她竟发现自己对李晓嘉的死有一种隐隐说不清的轻松感,这种感觉让她的心如同蚁噬一般极其不舒服。而现在她又发现,自己对小千的牵挂实在及不上眼前的这个小女孩。忽然间,雪儿发现自己竟是极度的自私。一时间,她茫然了。“雪儿姐姐……”小梳子再度的呼叫唤醒了雪儿。雪儿轻轻地抚着小梳子的头,温柔地开口道:“小梳子,我们一起去找小千哥哥好不好?”她的心里已经下定决心,纵然比不过李晓嘉对小千的情谊,也不能比小梳子差。从今天开始,她要全心全意地去爱小千。“好啊!”小梳子乖巧地答道:“我们去找楼大哥吧!他肯定知道小千哥哥在哪里!”说完后就拉着雪儿去找楼五。房间内,楼五化身的白狂拿着一封信,三个人正商讨个不停,“怎么办?他自己去!”“可是我们也不能放下这里的一切不管呀!”“这孩子,太冲动了!”“不管怎么说,我们还是要给他提供消息的呀!”正在此时,雪儿推门进来了。“楼大哥,你有见到小千吗?”雪儿不满地向楼五问道:“今天怎么都没有看到他呀!他该去陪着晓嘉的家人的!”看到雪儿发问,楼五苦着脸把信递给她,“你自己看吧!”雪儿满脸疑问地接过信来,打开一看,不由脸色巨变。只见上面写道:“楼大哥,请你们转告雪儿,我到东瀛去了。晓嘉为我而死,此仇不报,誓不为人!小千字。”“他,他怎么可以一个人不声不响地走掉呀!”雪儿急得都快哭了,“这样多危险呀!他甚至连找谁去都不知道,他就走了!他怎么可以这样!”看到雪儿哭了出来,楼五三人心中大急,他们最见不得女孩子流泪,楼五赶紧说道:“雪儿你别急,我们会跟小千联系上的,那里有我们的人,放心,没事的……”这边还没说话,那边小梳子就“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小千哥哥不要我了……他不要我了……”这下子白狂可手足无措了,比起雪儿来,他们更怕小梳子的哭闹,一时间,他们手忙脚乱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而就在白狂手忙脚乱之际,小千正在飞机上闭目养神,回想昨晚白狂他们说的那些话。在晓嘉葬礼前的那天夜里,综合新闻小千一个人守在晓嘉的灵前,他什么都不想听,什么都不想说,心中充满了一种无名的痛。这种痛不仅仅是丧友之痛那么简单,直到伊人已逝,他才发现自己对晓嘉一直有着一种莫名的感情。天珠城一个多月的生活,已经让他习惯了晓嘉的存在。而就是他还没有发现这段情愫的时候,她却已经离开了人世。更要命的偏偏是在晓嘉离世后,小千才发现了自己的这段感情。在这一天一夜里,晓嘉的音容笑貌不断地在他脑海中流转,尤其是晓嘉临终前那断魂的表白,更是让他不知所措。年轻的小千从未经历过这种死别,一时间,他只有把自己封闭,坐在晓嘉的灵前,给自己找出一条路。可惜,偏偏他静不下来,整颗心越来越乱。对晓嘉的感情,对雪儿的感情,不时地交叉在一起,让他的心乱如一团麻,让他的心越来越痛。刹那间,他竟然觉得自己有一种走火入魔的感觉。幸好在这个时候,白狂出现了。这次出来的是郜凌风的化身,他看出小千的心结,轻轻地说道:“别烦了!听我来讲一个故事吧!”“在以前有一个赌坛的高手,他纵横赌坛,天下无敌。就在他最春风得意的时候,遇到了他一生最爱的女人。他爱极了这个女人,就决定退出赌坛,跟她去过一般人的生活。”说到这里,郜凌风叹了口气,接着说道:“可惜天不遂人愿,这个高手在赌坛得罪太多人,他的仇家岂能这么容易放过他?在他退隐一年以后,他的仇家找上了门,逼他再入赌坛。这个高手既然已经金盆洗手,岂能再入赌坛?他坚决不回去。然后,悲剧就发生了!”说到这里,郜凌风化身的白狂已经泣不成声。柳逸风的声音传了出来,“我来说吧!那个高手不愿意出战,仇家为了逼他入局,竟然勾结黑道,一口气杀光他全家一十三口。可怜他的妻子身怀六甲,竟活生生地被人剖开小腹,将胎儿取出。而这一切,仅仅是为了让这个高手出手!虽然最终这个高手报了仇,可是死去的人再也不能复生,失去的爱再也不能找回。”柳逸风叹了一口气,“他们如此灭绝人性,仅仅是为了战败那个高手,得到他的虚名。名之一字,害人不浅呀!”此时,郜凌风似乎从悲伤中回复了过来,“这就是我的故事。身为一个赌徒,就要有死的觉悟。今次晓嘉替你死了,那下次呢?既然你选择了这条路,那你就要走到底!现在你的目标是为晓嘉报仇,而不是坐在这里胡思乱想!”郜凌风的声音逐渐严厉起来,“你要知道,赌之一道,自古以来就与恶势力连结在一起。赌黑不分家!你现在已经是世界赌王,你要随时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这样你才能活下去,才能不让你爱的人和爱你的人再受到伤害!你明白吗?”郜凌风的话如同暮鼓晨钟一般,敲醒了小千,敲开了他的迷茫,敲出了一条大道。不错,目前的首要事情是报仇,还有很多事情等着自己去做,自己不能就这样沉沦下去。晓嘉对自己的爱,自己对晓嘉的爱,只能沉沉地埋在心底,用实际的行动去表示,而不是在这里迷茫。看到小千的眼神清明了许多,柳逸风接着说道:“小千,你要明白,在这个社会里,什么事情都能发生,什么情况都能出现。这所有的一切问题都要去面对,他们欠你的,就要他们用十倍还回来!”看到小千点点头,两人的心放下了一半,可是他们却没想到小千动作这么快,居然连夜就跑了,甚至一点消息也不留。收回思绪的小千整了整自己的衣容,再半个小时就要到东瀛了。在那里,他将要展开一系列的复仇行动,他要那些伤害别人的人得到应有的惩罚。飞机安全地降落在扶桑机场。小千出了关,站在大街上,不禁有一种茫然失措的感觉,东瀛这么大,到哪里去找凶手呀!小千不禁对自己的鲁莽生出一丝悔意。不过,既然来了,那就不能气馁。小千决定先找个地方住下来。东瀛的六月骄阳似火,路上的行人川流不息。望着车来车往,小千觉得自己连东西南北都分不清楚。想来想去还是决定给雪儿打个电话,报一下平安。上一次的离别已经让他心中有太多的伤痛,他不想自己和雪儿脆弱的心再受打击。扶桑的电话亭满街都是,投下几个硬币,小千接通了雪儿的电话。“喂?!小千是你吗?快说话呀!”电话那头传来了雪儿焦急的声音,隐隐地还带着哭腔。“是我,我现在在东瀛,不要急,我没事!”小千安慰着雪儿。那边的雪儿还没来的及答话,小梳子已经哭着喊了出来:“小千哥哥,你不要我了吗?!”小千哭笑不得,急急道:“怎么会呢?小梳子最乖了,小千哥哥怎么会不要你呢?小千哥哥只是离开几天,很快回来!”然后又是雪儿的声音:“小千,你什么时候回来?”“我办完事情就回去,楼五大哥在不在?”小千安慰着雪儿,怕她再着急,心中不由自责道:“自己答应雪儿再也不把她丢下,没想到这么快就违诺了。”“好小子!现在想起我们来了?”楼五那浑厚的声音传过来:“是不是没有方向了?不知道该往哪里去?”“楼大哥……我……”小千不由张口结舌,讪讪道:“是呀!楼大哥,我该怎么办?”“早知道你会这样了。在扶桑市吧?去龙魂宾馆吧!那里已经给你安排好了住的地方,先住下来,具体的去处,我明天会通知你!”看来楼五早在小千离开之时就已经安排好了一切。小千不由心中大定,招手叫了辆车到龙魂宾馆去。谁知道那计程车司机上下打量了小千一遍,问道:“先生确定是龙魂宾馆吗?”在得到小千的肯定答覆后,那司机才将信将疑地开动车子,只是一路上不停地透过倒后镜观察小千。小千被看得心里边非常不爽,暗道:“莫非东瀛人都是好奇宝宝?”不过很快的,小千就明白了那司机的意思。看着眼前这宏伟的建筑,小千不由地傻眼了。这真的是一家宾馆吗?在寸土寸金的扶桑市,拥有个百十坪的地方已经是很了不起了。可是看着眼前这近万坪的庄园,小千还是不敢相信,更不用说那金碧辉煌的大楼,豪华奢侈的装潢。再看看自己身上这副休闲的装束,就连小千也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走错地方了。“先生,请问是这里吗?”那个司机有礼貌地问道,把小千从迷茫中惊醒。“啊……这……”小千一时之间竟无法回答。幸好,这时从龙魂宾馆走出来一个领班小姐解了围,她微笑着向小千问道:“请问你是小千先生吗?”小千惊疑地看着眼前的这个领班小姐,疑惑地开口道:“我是小千,请问你是……”听到小千确认了身分以后,那个领班小姐深深一鞠躬,“欢迎小千总裁光临龙魂宾馆!”在小千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龙魂宾馆的迎客大门霍然洞开,两列服务员整齐而又快速地列成队形。几个身着高级西服,看似经理的人飞快地跑到小千面前,低头弯腰,“欢迎总裁光临!”那个计程车司机一下子看傻眼了!他本以为小千是个混充的有钱人,没想到他竟会是全东瀛最大的龙魂财团的幕后老板。那刚才自己这样对他,会不会……不由地,这司机浑身冒冷汗。小千也如入云烟雾里,莫名其妙。他根本就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只知道自己是来住宾馆的,可是怎么突然间就成了什么总裁呢?“小千少爷!你怎么还站着呀?”一个似曾相识的声音传来。小千抬头一看,原来竟是楼五的亲信小弟阿飞。“阿飞!原来是你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小千终于捞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他急忙上前拉住阿飞,想要问个清楚。“呵呵,小千少爷,这是楼哥的交代。他说龙魂集团自此以后都由你管辖了。”阿飞热情地拉着小千的手,“以后阿飞就要跟小千少爷混了!少爷,我们还是进去说吧!”听到是楼五的安排,小千心里边明白了点什么,暗骂道:“这个死鸟,又害我!”走到安排好的房间,小千二话不说,马上又拨通了楼五的电话,他要问个明白。“小千呀!不是我故弄玄虚,而是你确实需要这些呀!如果没有一个好的身分掩饰,你根本就无法在东瀛立足。而且,在这个地方,你无权无钱,根本就无法开展下去,报仇谈何容易呀!我现在这个样子,龙魂也无法再管下去了,刚好借这个机会把它交给你!你要好好做呀!”小千无言,既然楼五都这样说了,那他自然也无法再拒绝。而且,楼五说的都不是假话,他确实也需要这些,反正一切都有阿飞做主,自然不用担心什么。在龙魂宾馆后边,有一排东瀛风格的小院落,风雅别致。一个大大的水桶中,小千舒适地泡着花澡。他的心神一片空明,什么情、什么爱、什么仇、什么恨,在这一瞬间,全部都飘到九霄云外,整个心神都放松到一种虚无的境界。可惜上天经常跟人过不去,就在小千这难得的片刻休闲时,一阵强烈的意念波动在院子角落出现,打断了小千的安定。小千依旧闭着眼睛,没有露出一丝异样的神情。他要看看到底是什么人能有这么大的胆子,敢到龙魂来闯事。不过事情却出乎小千的意料,在这意念波动后,并没有任何人现身,而在这一股波动之后,又一股更为强烈的意念波动出现了。而更让小千不解的是,这两股意念波动竟然交互起来,仿佛是在战斗一般。到底怎么回事?小千把自己的心神提升到心眼境界,一幅清晰的画面浮现在脑海中。原来竟是两名蒙头兜脸的人在互相搏斗。只是他们之间的战斗并不是一般人那样的格斗,反而是如同两个盲人般,互相隔开一段距离,像盲人摸像似的互相寻隙攻击。渐渐地,两股意念力越来越近,如同两股微风一般,拂起了地面上片片竹叶。双方似乎相差并不多,几乎是同时发现了对方,地上的竹叶顿时如有灵觉一般化作一道风龙向双方攻去。漫天落叶纷飞,煞是好看。其中一人似是不愿受到袭击,忽然间就跃至了竹林旁边,附在竹子身上,随竹摇摆,而另一个却因为突然失去敌踪而四处搜寻。小千心中暗暗发笑,这两个人就像玩捉迷藏一般,真想不到自己还能见到这么好玩的场面,他不由“噗”的一下笑出了声。那个寻人的人似乎是发觉自己找不到对手,索性收了自己的意念波,直接现身了。小千眯着眼睛一看,吓了一跳,没想到这个人竟是浑身黑衣,连头带脸一齐遮住的家伙。看这个造型似乎就是东瀛最神秘的忍者。另外一人似是想不到这个忍者会突然现身,微微一愣之际,忘了动作。而那个现身的忍者马上就发现了竹林的异样,身体疾闪,风一样的冲向那隐身人藏身的该棵竹子。在动作中,他的手里突然出现了一把武士刀,划出一道青芒疾向那人斩去。那个隐身人似乎吓了一跳,没想到对手这么快就发现了自己,情急之下也顾不得再隐身形,手中突然现出一把小太刀,堪堪抵住武士刀。“当!”一声金铁交鸣,那名隐身人也现出了身形,竟然也是一名忍者,只是这名忍者身着青色衣服,如果伏在地上,跟地上的草皮是一样的。小千从他们的衣着看出来了,他们根本不是一个流派的。事实也证明了小千的猜想,那个黑衣忍者见到那名青衣忍者现身,随手往空中抛出一个小球。只听那小球“啪”的一声轻响,爆出一道绚丽的烟花,照亮了整个夜空。突然间,从墙外“嗖嗖”又跳进几条人影,把那个青衣忍者围在中间。“速战速决!”那个黑衣忍者下了命令。顿时,那后来的几个黑衣忍者开始围着青衣忍者转动,寻找着最佳的下手机会。接着那个带头的黑衣忍者大喝一声,向青衣忍者斩来。那青衣忍者亦不示弱,身形连闪,躲过了这一劫。不过,牵一发而动全身,周围的那些忍者自是不会放过这个大好的机会,众人齐声吆喝着,拔刀向青衣忍者冲去。小千眯着眼睛看这场好戏,他没有插手的打算,毕竟这中间没有自己的事情。而且对手又是东瀛传说中最为神秘的忍者,只要事不关己,他自然不愿惹祸上身。可惜这只是小千的盘算,那声爆响的烟花早已惊动了龙魂里的所有人。小千只知道这里是龙魂宾馆,可惜他并不知道这里同样是世界第一杀手集团龙魂的总部。小千身为龙魂的当权人物,龙魂的人岂容他有一线闪失?早在烟花爆起后不久,龙魂的杀手们已经将这个小院围了个水泄不通,只是看到小千还在里边没有动静,他们也不敢轻举妄动。再看那青衣忍者,以一敌众,早就大汗淋漓了,小千也已看出他只是凭着巧妙的身法在尽力闪避,根本就不是那些人的对手。那些黑衣忍者似乎也看出那青衣忍者已经是强弩之末了,下手更加狠了。那青衣忍者越来越不敌了,闪避的身法也越来越慢,有好几次都险些被对手伤到。看到那领头的黑衣忍者又一次重刀劈下,这青衣忍者终于没有力气去躲避了,他只好用尽全力去格挡。只听到“当”的一声,那个青衣忍者再也不能抵挡这重逾千斤的一刀,小太刀脱手而出,落在地上滚出了大老远。这个青衣忍者大骇,拚命地往后一躲,虽然避过了这当头的一刀,整个头罩却有如被实质的刀风划破了!顿时,青丝飞扬,根根飘落。这个青衣忍者竟然是女人?小千大奇,不由瞪大眼睛好奇地向这青衣忍者望去,刚好与她四目相对!这一看之下,小千不由大骇。“晓嘉?!”

  近日,CBA公司正式对外发布消息称,为了应对疫情对于CBA联赛的影响,CBA公司将率先对中高层管理人员采取降薪举措。

  文章来源:众弈杯中国国际象棋甲级联赛

,,真人电子棋牌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