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正文

溅得满地都是

Jun 04
admin 2020-06-04 02:20 企业动态   浏览量:   次

小千话一出口,就知道自己错了。虽然眼前的这个人长的跟晓嘉很像,但她并不是晓嘉,那个爱自己的晓嘉已经不在。似乎是惊异于小千的存在,那个黑衣忍者一惊,刀势也因此一缓。那个青衣女忍者借此一缓之际,身子硬生生地折了下去,避过了后边横扫而来的致命一刀,也避过了眼前这必杀的一刀。小千的这一声不仅救了青衣忍者一命,也吓了外边的人一跳。他们并不知道院内的情况,只是静待着阿飞的指令。小千这一叫,让他们以为小千出了什么事,不由心头大震。要知道,小千可是楼五亲自指定的接班人,是龙魂现在正式的首领,要是他在这里出了什么事,以后龙魂也不用在江湖上混下去了。阿飞大手一挥,一干杀手在一瞬间就爬上了墙头。几十个狙击手马上占据了有利地形,红外光点尽数锁定在那些黑衣人身上。这些都是龙魂的精英分子,他们绝对有理由相信,这锁定的目标就是隐形了也飞不出他们的枪口。小院落的门瞬间洞开,几十个高手在刹那之间已经到达了院内的各处地方,占据了所有的要害部分。阿飞大步走向前道:“你们是什么人,竟然敢来龙魂捣乱!”眼尖的他早已发现了小千的处境,心中不由大定。仔细看着眼前的这些人,他却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虽然龙魂有着世界第一杀手组织之称,但它并不是世界上最神秘的组织,而那个最神秘的组织据说是东瀛传说千年已久的忍者一族,看起来就是眼前的这些人。那些人并没有说话,只是神情冷漠地望着包围自己的这些人。那个带头的首领用一种警戒的目光望着阿飞,也是一言不发。就连那个被围的青衣忍者也是默不作声。按住心中的疑虑,阿飞再度开口,“不知各位可是忍者一族?不知到我龙魂有何贵干?”他的声音听起来比较平和,似是有讲和的打算。毕竟传说中的忍者一族有着强横的实力和神秘的异术,阿飞不愿得罪这路神仙。听出了阿飞的意愿,那带头的黑衣忍者终于开口了,“不错。在下甲贺中忍清田川,为擒敌误闯贵地,在下完成任务后定来请罪!”显然他也知道龙魂的势力,不愿惹出事端。阿飞松了一口气,既然他们并不是冲龙魂来的,而小千又没有意外,那就好办了。他转向小千,用眼神向小千请示,按照自己的意思,此事就算了。可惜,事与愿违,小千似乎并不打算撒手,他舒适地伸了伸懒腰,懒洋洋地开口道:“既然来了,那就留下点纪念吧!”小千的话把阿飞吓了一跳,他没想到小千竟然要插手,不由吃惊地望向小千。可是,在小千那完美无俦的俊脸上,似乎看不出一点打算。不过小千既然说了,那阿飞纵然有千百个不愿意,也得做,谁让他是人家的手下呢!那清田川也吓了一跳,本以为龙魂的人会就此罢手,没想到小千轻轻松松的一句话就改变了情形。那些原来已经放下了狙击枪的狙击手马上又锁定了他们。他一举手,手下的人齐齐地抓上了刀柄,想在必要的时候来个鱼死网破。小千对他们熟视无睹,迳自望向那个青衣女忍者,开口道:“你留下,其他人都可以走了!”那些黑衣忍者不由齐齐变脸,待清田川首领一声令下,就立即突围。阿飞担心地看着小千,以目前所处的位置来看,小千的处境最是危险,所有的黑衣忍者距他均不过三米,动起手来,最是危险。而且这些忍者的实力,只比他估计的高,不比他估计的低,尤其是他们那神秘莫测的异术,更是防不胜防。小千这时反倒无所谓地站起身来,将上半截身子露出水面。那健美的身材与迷人的微笑,让人怎么都看不出有一点的危害。其实开始他并不愿插手此事的,毕竟他也不愿为自己树立强敌,可是当他看到那青衣忍者脸上绝望的神情时,他改变主意了。在那一刹那,他仿佛又看到晓嘉倒在自己的怀中,对自己做出了断魂的表白。两个人影是如此的相似,不知不觉间,两人已经重叠在一起,合成了一个活灵活现的晓嘉。“小千,下辈子一定要爱我!”不知不觉间,小千的眼睛润了起来,他压制住内心的激动,皱着眉头,语气平和地说道:“怎么?我的话大家是不是没有听到?”清田川要的就是这个机会,一瞬间,他的身形消失掉了,而下一次,就出现在小千面前。他已经看出来了,小千就是众人的首领,只要抓住了他,今天就可以全身而退了。擒贼擒王,这个道理他还是懂的。不过,他似乎忘了一件事,那就是他自己才是贼,而对方既然是王,自然有王的道理,岂是轻易能被他抓到的?就在他要成功的一刹那,一件令他难忘的事情发生了。在小千那盛满花瓣、温水的桶内,那些花瓣似乎在一瞬间有了生命,瞬间由静而动,如离弦快箭般激射向天空,却又带着袅袅的螺旋,似快,似慢,让人分辨不清。而正是这如快似慢的漫天飞花,交织成了一张无缝的密网,将清田川包裹在内。一时间,天地中瑰花飘荡,红雪纷飞,煞是好看。可惜,好看的往往是致命的,就连这人工的花雨也不例外,每片花瓣如同利刃一般划破了清田川的衣服,在他身上留下了一道道鲜红的血痕。旁边的阿飞看呆了,想不到这看似弱不经风的小帅哥居然有如此实力,比之楼五竟有过之而无不及。一瞬间,他为自己看走了眼而羞愧,虽然是他亲自送小千到佣兵营的,可是现在看到小千如此的实力,他还是惊诧不已。那酷似晓嘉的青衣忍者也呆住了,她仿佛已经被眼前这漫天飞舞的花雨深深吸引,整个人都好像处于一种迷茫的状态中。清田川心中大骇。在攻击之前,他已经凝聚了自己的意念力,尽数将自己包围在内,相信就算是狙击手的子弹,也奈何他不得。可是没有想到对方居然能用花瓣来挡住自己的攻击,而且这些看似娇嫩的花瓣,每片都暗含很强的攻击力,居然如划破薄纸片一般穿透了自己的防护意念力。而且这漫天的花雨竟然把自己困得死死的,甚至连活动一下的可能都没有。他自然不甘心就这样被困死。大喝一声,发动全部意念力,硬生生地挥出一刀。强劲的刀风卷动漫天的花雨,如同一条狂舞的巨龙般向小千飞去,气势煞是惊人。风过,刀止,一切又沉寂下来了,只有空中的花瓣片片飘落。花瓣中,小千依旧稳稳地站在桶里,清田川也依旧站在原地。两人中间,三尺七分长的武士刀笔直地指向小千。刀柄依旧握在清田川手中,而刀尖却稳稳地夹在小千的两指之间。这个动作是那么自然,那么洒脱,以至于在场的众人都不能置信。轻舞的花瓣,直挺的武士刀,一动一静,画面竟得如此的和谐。一时间,万籁俱寂,只有竹林在微风中刷刷作响,好一幅动静相间的美景……劈里啪啦一阵轻响传来,打破了这暂时的安静,在清田川满脸的不相信中,那把武士刀开始片片碎裂,由刀尖至刀身,由刀身至刀柄。更让清田川感到惊惧的是,碎裂的不仅仅是那一把刀,更是自己的整个手臂,整个身体……“不!”一声短暂而又凄厉的惨叫过后,清田川整个人化为一堆四下飞溅的肉沫,溅得满地都是。而距他最近的小千却依然面无表情地看着这一切,那横飞的肉沫到桶前一尺处就像撞到了无形的墙,尽数滑落。震撼,这是在场众人的一致感觉。无论龙魂的杀手也好,忍族的战士也好,每个人都经历过无数生死的考验,但是任何一次的场面都比不上眼前的这一次让他们感到震撼。这一切发生得太快了,以致于他们都来不及思考。从清田川挥出刀的那刻起,到他化为碎片的那刻止,只不过是一眨眼的功夫,几乎任何人都没有看清楚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除了那个青衣忍者。在这些人中,除了小千之外,最厉害的就要算这个青衣忍者了,否则甲贺忍者也不会出动一个中忍分队来追捕她了。她清楚地看到了清田川那倾尽全力的迎风一斩。在那一瞬间,她甚至认为小千将要一命呜呼了,因为她清楚地知道那是清田川搏命的一击,最起码在她而言,她所能做到的最大极限也不过是与清田川同归于尽。可是就在那一瞬间,她看到了一件自己都不相信自己眼睛的事情。那疾似闪电般卷动着漫天花雨的迎风一斩竟然轻轻巧巧地被挡下来了。而那个男人居然只是缓缓地伸出两个指头,便夹住了这搏命的一刀,动作竟是那么地轻松。看在她眼中,那快慢之间的矛盾让她差点吐血。然后,更让她惊惧的事情还在后边,那男人居然从眼中闪出两道白光,轻轻地击在清田川身上,而后便静止了。随后,一切就自然而然地发生了。压抑住内心的恐惧,她抬起头向小千望去。意外的,她看到的不是那种极度嗜血的狂热,而是一种莫名的悲哀。那悲哀是如此的深,如此的浓,竟然看得自己心中隐隐作痛。终于,那些黑衣忍者清醒过来了,极度的愤怒充斥着他们的大脑。他们完全忘记了自己与对手的差距,一个个怒喝着,舞动武士刀向小千冲去。“杀无赦!”小千冷冰冰地抛出一句话,却如同重雷一般落入龙魂众人的耳中,把他们从迷茫中惊醒过来。不由自主地,那些狙击手扣动了扳机。只听得“啪啪”几声轻响,那些黑衣忍者一个个姿势怪异地倒下了,龙魂的杀手果然名不虚传。小千叹了一声,又落入了水桶中, 真人网上娱乐棋牌闭上眼睛开口道:“没事了, 真人棋牌游戏大厅你们走吧……”龙魂的人现在终于表现出平时的训练有素, 网上真人棋牌游戏软件没有任何人发出一声异议, 网上手游棋牌平台平静地拖着那些黑衣人的尸体出来了,就连阿飞也一句话都没有问就离开了。他知道,如果小千想说,一定会说;如果不想说,也轮不到自己来问。不过在他心中,倒是对小千的印象大为改观,小千的实力,让他心服口服。他绝对有理由相信,在小千的手中,龙魂也许会发挥出更大的作用。一刹那,整个院子除了小千和那个青衣忍者之外,再也没有别人了,一切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小千依旧舒适地浸在浴桶内,什么话也没说。那青衣忍者也没有说话,她只是好奇地打量着小千,眼前的这个帅哥跟刚才的形象大为不同,现在看起来只是一个柔弱无害的少年,任谁也想不到刚才的血腥场面竟然是他制造的。小千也在偷偷打量着眼前的这个青衣忍者。她那与晓嘉酷似的面容及身形让小千越看越心痛,恍惚间,晓嘉好像又出现在眼前了。“小千,你下辈子一定记得爱我……”那断魂的话语又在耳边徘徊,不知不觉,小千的眼睛又一次湿润了。谁道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他尚未到伤心处罢了!现在的小千觉得自己有一点与以往不同了,却又说不上有什么变化。他只是觉得自己并没有打算杀死那个清田川,可是当他迎头一刀的时候,小千仿佛又看到晓嘉躺在他的怀中,无声无息地离去的情形。在那一瞬间,他只有一个念头──杀死任何想要伤害自己和自己爱人的人。在清田川碎裂的那一刹那,小千竟然察觉到自己有一种痛快的感觉,回想起这种感觉,他不禁双目一阵迷茫,自己到底是怎么了?良久,那青衣忍者终于忍不住开口了,“请问……”她的话尚未说完,小千就挥了挥手,“你走吧!”说话的时候,小千依旧闭着眼睛,仿佛什么都不想说,什么都不想做。那青衣忍者不由一愣,没想到眼前的这个男子,惹祸上身了竟然什么都不做?但是非之地不宜久留,因此她向小千深深一揖,“多谢救命之恩,南宫夏完成任务后再来给恩人道谢……”语罢,南宫夏身形急闪,消失在无边的夜色之中。“南宫夏……”小千喃喃道:“毕竟还不是晓嘉呀……”然后,小千又惊觉自己已经好多天没有想到雪儿了。在这瞬间,晓嘉和雪儿两个人的身影交替在他脑海中浮现,一时间,小千竟然茫然了……良久,小千终于摆脱了这种思想的纠缠,结束沐浴,静下心来分析当前的情况。虽然有龙魂在手,可是东瀛实在太大了,自己甚至连对手是谁都不知道。除了知道幻将三爷之外,别的什么线索都没有,唯一能查到的就是小泉以前曾经在山口组待过一段时间。可是山口组是东瀛第一大组织,自己要找到杀害晓嘉的凶手根本就是大海捞针。不过,这并不能阻挡小千的决心,他决定就从山口组查起。有龙魂这个情报组织,不信找不到别的线索。正在考虑间,一阵微风拂过窗台。空气中一种淡淡的味道飘了过来,虽然很淡,却依旧逃不过小千的鼻子。“我知道你已经在外边很久了,进来吧!”小千头也不抬,自言自语一般地说道。窗帘刷的一响,一道人影出现在小千背后,赫然是那个青衣女忍者南宫夏。“你为什么又回来了?”小千看到南宫夏的出现,眉头不由皱了起来。说实话,他实在不太愿意面对这个酷似晓嘉的女人,她的出现总会让小千不由自主地想到晓嘉。但那南宫夏的动作却出乎小千的意料,见到小千转过头来,她二话不说,推金山倒玉柱般跪倒在小千面前。“你干什么?”小千着实被她的动作吓了一跳,赶紧伸手去扶她,“你干什么?快点起来!”“肯请主人收留南宫夏,不然南宫长跪不起!”无视于小千伸出的手,南宫夏反倒重重地把头叩在地上,额头与地面的撞击声清脆如金石撞击。小千被南宫夏的话搞得莫名其妙,却又不能让她这样跪着。他再度伸出手,“有什么话站起来说呀!你这样怎么说话?”南宫夏只觉得一股柔和的力量托着自己慢慢地站起,无论她怎么挣扎想要跪下都办不到。无奈之下,只得顺着这股力量起来。“到底怎么回事?”小千依旧是一头雾水,开口问道。“主人救了南宫夏,依忍族规矩,南宫夏要为仆三年方可回复自由身。”南宫夏看到小千不明白,就解释道:“适才南宫之所以离去是有任务在身,可是后来却发现南宫的任务与主人是同一件事,因此南宫回来肯求主人收留!”“什么?”小千不由的头都大了,自己对这个南宫夏避还来不及呢!她居然跑上门来自愿为仆?他不由急忙开口道:“我不是你的主人,也不想做你的主人。我只不过是看那些人不顺眼才出手的,从来没想过要救你,也从来没想过要你报答。所以,你走吧!”“主人如若不收留南宫,依忍族规矩,南宫只好以死谢恩!”南宫夏想要再次下跪,却依旧被那股神秘力量托着动弹不得。又听小千要她走,不由急呼起来。“嗯,你死不死跟我有什么关系?”小千心烦意乱地顺口答道。他实在不想再沾上任何麻烦的事情,为晓嘉报仇的事情还没个头绪,企业动态现在又跑出个莫名其妙的人要认自己为主人,莫非自己就长的这么像麻烦?小千话音刚落,那南宫夏就“呛”的一声拔出了小太刀,眼睛眨都不眨地切向自己的腹部。刀光如虹,迅疾若电。小千吓了一跳,没想到自己随口答了一句,这南宫夏竟然就真的抽刀切腹,莫非东瀛忍者都这么没大脑吗?小千大惊之下右手急挥,附在南宫夏身上的那股神秘能量马上如得到了号令一般汇集在南宫夏的腹部,堪堪抵住那快若惊鸿的切腹一刀。只听得“当”的一声巨响,那一尺多长的小太刀如同撞上了铜墙铁壁一般,顿时片片破裂。不过纵然如此,南宫夏的腹部仍然被利刃划伤,藏青色的忍者服被划破了一道长长的口子,露出了雪白的肌肤,上面一道鲜红的血痕清晰可见。“你干什么?活得不耐烦了?”小千怒道:“你是猪呀?说死就死?”看到南宫夏酷似晓嘉的脸上那凄美的神情,小千心中一阵刺痛,不由分说开口就骂。“主人若不肯收留南宫,南宫必要以死谢恩!”南宫夏还是那句话,脸上神色平静,好像在说你不答应,我就不吃饭那么轻松自然。“你……我……”小千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寻思了半天,不由垂头丧气地说道:“好了,我答应你了……别再死不死的了!”不知道为什么,当小千看到南宫夏说那话的时候,仿佛又看到了晓嘉在对他说:“小千,下辈子你一定要爱我……”莫名的,小千就答应了这个本不愿答应的要求。“好了,说说你们这个莫名其妙的狗屁忍族和你为什么会被同是忍族的人追杀吧!”小千没好气地向南宫夏问道,他实在想不通天下怎么会有这种喜欢给人家做仆人的怪规矩。“是的!主人!”南宫夏顺从地应道:“其实两件事情是一件事情,都跟主人有关。事情是这样的……”原来东瀛忍族源自东瀛战国时期,原本的作用是为作刺探军情,暗杀敌方将领之用,后来逐渐发展成为一个体系,形成了一个特殊的种族。在古时候,作为一名忍者家族的后代,一经降生,就必须接受残酷的命运现实──成为忍者,或者死。并且从很小的时候起,就被灌输对主人誓死效忠的思想,除了自己的主人,连天皇的话都不会听。主人的命令,无论是什么,都毫无疑议地意味着忍者的行动。效忠主人,为主人献出自己的一切,对忍者来说是无上的光荣。除此之外,忍者不会再有任何的思想。由于这种封建观念的深深植入,忍者比任何的宗教信徒都更加狂热,更加无所畏惧。但是到了近代时期,随着封建势力的瓦解,各大忍族势力都失去了最强大的依靠,因此几乎全都蛰伏起来,因而才成为世界上最为神秘的种族。但是,隐伏的忍者并没有因此偃息,几千年的冲突早已在忍族之间建立了一种不可磨灭的仇恨。因此,强大自己、消灭其他忍族流派势力,成为每个忍族的最终追求。然而,现代的舞台早已不适合忍者的出现了,因此,统一忍族几乎成为每个忍族可望而不可及的梦。“忍族天生是一种依附各种势力而存在的种族。依照我们的力量,几乎天下没有不能完成的事情。因此,一个任务的失败,就意味着一个忍者的死亡。而如果一个忍者被别人所救,那就是他毕生的耻辱,而他必须为仆三年才能洗清这种耻辱。但是如果救他的人不要他为奴为仆的时候,就证明了这个人是极其无用的,因此他只有自杀谢罪一途。”南宫夏把忍族的规矩娓娓道来,仿佛说着与她无关的话题。小千却听出了其中的无尽辛酸,同样为人,每个人的命运都是如此的不同,当背负着家族荣誉的时候,她要放弃多少自己的梦想。也许她本来只想做一个平凡的女孩,但是家族不允许,仅仅因为她是忍者的后代……“我是伊贺一派的中忍。在忍者一族中,忍者分为上忍、中忍、下忍。上忍,又称智囊忍,专门策划整体作战计划;中忍,实际作战时的指挥,当然忍术也得超群出众才行;下忍,又称体忍,是忍者中的实际执行人员。通常出动的都是下忍。但是,并不是所有的忍者后代都能成为忍族一员的,凡是年满十八岁的忍者都称之为附忍,又叫忍者学徒,只有通过了忍者考试,才能成为真正的忍者。”南宫夏又讲解了一下忍者的等级,让小千能对忍者有一个初步的了解。“你是中忍,应该有一堆手下才对呀!为什么只有你一个人被人追杀呀?你们跟那个甲贺忍者到底有什么过节呀?他们居然出动这么多人来追杀你一人?”小千不由奇怪的问道。听了忍者的等级,他对南宫夏更感觉到不可思议了。“其实这跟主人有关!”南宫夏低头答道:“在我们伊贺忍族中有一个千古流传的传说,而这个传说在甲贺忍族里相信也有同样的存在。”“跟我有关?”小千越听越不明白,自己怎么可能会跟千年流传的传说有关系呢?不过他还是静静地听下去,等待着南宫夏的下文。“当魔神的邪恶再度笼罩大地,当忍族的光辉被分裂的阴影所覆盖,救世之神将在血之玫瑰的绽放中横空出世,无尽的悲哀让他背负忍族的命运,给忍族创造一个崭新的未来……这是我忍族千年流传的古老预言,它由第一代忍族总长传下来,所有的忍族都相信它的灵验。”南宫夏的眼神里充满了向往,表情充满了虔诚,如同一个忠实的信徒一般,脸上焕发出一种神圣的光芒。小千没有再打断她,只是听她说下去。“据说忍族原为一体,后来因为各种原因变成了许多不同的流派,但是每一种流派都坚信忍族会重新再次统一。因此,在所有的流派之间都有着一种神秘的关系。可是现在,这种关系被打破了!”南宫夏似乎又变得面无表情了,“甲贺一派为了让自己强大,投靠了现在东瀛最大的黑暗势力──山口组!”听到“山口组”三个字,小千的心中不由一动,一股无可抑止的杀意由心里涌起。小千一惊,赶紧将这股杀意按捺下去,他觉得自己今天似乎总有一种想要杀人的冲动。“本来忍族就是一个附族,投靠巨大势力再壮大自己是无可非议的,可是他们却做出了违犯忍族合约的事情!”说到这里,南宫夏似乎有点咬牙切齿,冷冷地说道:“他们对忍族下手了!本来忍者各族是唇齿相依的局面,各族之间有约定,彼此不得自残。可是甲贺一派的总长狼子野心,他妄图一个人掌控整个忍族。借助山口组的力量,杀害了几个不愿依附他的忍者分流的总长,吞并了十数个小忍族。而现在,他的黑手又伸到伊贺的地盘内!”“那其余的忍族为什么不联合起来对抗甲贺呢?”小千很奇怪,难道这么简单的道理他们都不懂吗?“唉……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呀……”南宫夏的表情似乎隐隐透着一丝悲哀,“谁也不愿交出自己的权力归他人管,所以纵然现在已经到了危急关头,只要没有针对他们,他们是不会有感觉的!”小千不禁皱起眉头,倘若忍族自己都不联合起来,那又怎么可能指望一个未知的传说呢?忽然,他想到南宫夏刚才说过的话,不由奇道:“这件事情怎么会跟我有关呢?我听不出有什么和我有关联的地方呀!”“确实和主人有关!”南宫夏神色一肃,双目紧紧地盯着小千的脸,“因为你就是传说中的救世之神!”“什么?”小千一愣,他觉得自己好像听错了什么,“可不可以再说一遍?”“因为主人你就是救──世──之──神!”南宫夏神色严肃地加重了语气,把刚才的话一字一句地重复了一遍。“我?救世之神?”小千好像听到了世界上最可笑的笑话一般,不由失声笑了出来,“若我是救世之神的话,你恐怕就是观音菩萨了!”对于小千的失笑,南宫夏好像并没有看到,神情淡然地看着小千。待小千停止笑声之后,她冷冷地开口道:“这不是笑话,你就是救世之神,这个事实已经证明了的!”对于南宫夏的冷漠,小千不由一愣,在这一刹那,他突然发现自己伤害了南宫夏的信仰。也许自己是救世之神真的很可笑,但对于南宫夏来说,这是一个坚定的信念!自己无意间已经伤害了她这个坚定的信仰。“对不起……”小千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这个……我无意伤害你的信仰,但我是救世之神这真的很不可能!而且,我也不知道哪里有事实来证明。”“我之所以出来,是因为我接受了第七十三代总长的任务。而他就明确地告诉我,来自东方,背负着复仇之任的男人,将在血花肉雨中绽放生命的光辉。我之所以一个人,是因为我的所有手下已经全部命丧于甲贺上忍清岛次郎之手,而相信甲贺也有同样的任务,才会与我们屡次发生冲突。原来我也没有想到会是你,可是清田川的死却给了我们最好的证明。刚才离开时,我查询到了你的资料,如果你不是来自东方华约的人,如果不是为了复仇而来,那就是我南宫夏有眼无珠,我将以死谢罪!”南宫夏的声音中充满了寒意。小千一时哑口无言,他能说些什么?被别人认定是救世之神根本不是他所愿意的。他只想快快地为晓嘉报完仇,回去跟雪儿长相厮守,其他的事情,他根本一点都不想接手,世界有太多的尔虞我诈了。他现在已经有一种想要遁世的感觉了。良久,小千终于开口道:“我不是你们的救世之神,就算我真的是你们所认为的救世之神,我也不会去做这些与我无关的事情的。”他深深地望入南宫夏的眼睛,缓缓地说:“世间有太多的事情了,有许多不是我能管的,我也不愿意去管,对于你们的事,我无能为力!”听到小千的话,南宫夏出乎意料地没有表现出任何失望的神情,反倒开口说:“你这样说,反而更加确定了你就是我们忍族的救世之神!”说到这里,她展颜一笑,望向小千,“如果说跟你没有关系,那是不太可能的,上天既然注定了要你做这件事情,那你就逃不过。更何况……”说到这里,南宫夏突然住口。小千不由惊奇道:“更何况什么?我不愿做,难道你们还能逼我做不成?”“我们是不能逼主人你,不过我相信主人你会去做这些事的,因为这本来就是你要做的事!”南宫夏笑嘻嘻地说道:“我知道主人来东瀛是为了报仇的,可是我同样也知道主人到现在一点线索也没有。而我要做的事,就是帮助主人达成心愿!”“你们怎么知道我要来做什么?”小千皱起眉头,略带不快地说道:“你们调查过我?”他最不喜欢别人来管自己的闲事,更何况自己来到东瀛,连雪儿他们都是自己走后才知道的,这些人居然有这么快的消息?“主人不要生气!”南宫夏看出了小千的不快,赶快解释道:“事关我们忍族的未来,我们不能不慎重行事,而且主人现在需要的不是生我们的气,而是如何快速地了却心愿!相信主人一直在为山口组的事情毫无头绪而烦恼,我们能提供给主人一切山口组的消息,而不要求主人做任何事情,一切都以主人的自愿为前提!主人可否答应?”小千闭上眼睛不再言语,心里边却不停地盘算,如果是这样的话,自己倒可以考虑接受。只是世界上没有白吃的午餐,相信中间一定会有什么条件。不过只要自己能早点报仇,告慰晓嘉的在天之灵,相信只要是自己能力之内的事,倒也可以答应,就当是做一个交易。如果他们敢骗自己的话,哼!小千的内心不由自主地升起一股无可抑止的杀意,心里念道:“如果他们胆敢骗自己,一定让他们全族死无全尸!”感觉到小千勃然而起的杀意,南宫夏不由一阵寒颤,想不到这个看似温弱的主人竟然有如此浓的杀意,看来他心中的仇恨一定非同一般。小千突然醒来,他也被自己内心的杀意而吓了一跳,不由奇怪到自己什么时候竟然变得如此的嗜杀了!看到小千不言语,南宫夏又开口道:“主人现在的处境其实也很不太平,尽管主人不愿去做什么救世之神,可是主人是救世之神已经成为不争的事实,相信这件事情,各族都已经传遍了。而且主人与山口组有怨,相信甲贺一族很快就会找上门来的。尽管主人实力超强,可是毕竟双拳难敌四手呀!”仿佛是为了验证南宫夏说的话,门外顿时传来一阵长笑,一阵响朗的声音传来,“打算的果然周到,可惜,我们已经找上门来了!甲贺上忍清岛次郎求见救世之神!”随着这阵声音,院落的大门霍然顿开。小千抬头望去,整个院内密密麻麻地站了上百名黑衣忍者,接着,一个同样一袭黑衣,却戴着一顶黑色头盔的高大蒙面男子悠然迈步而入。听到那阵响朗的声音,南宫夏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避到了小千身后。望着迈步进来的清岛次郎,小千没好气地说道:“我不是你们所谓的什么救世之神,也不想跟你们有什么瓜葛!你们走吧!”“走?”清岛次郎似乎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恐怕不仅我们不会走,就连你们也走不了啦!”说话间,清岛次郎大手一挥,身后那上百名忍者顿时分散开来,占据着各大要点。小千没有言语,只是默默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切。南宫夏在小千身后探出身来,“清岛次郎!莫非你要挑起忍族之间的战争吗?”“哦?原来南宫小姐也在呀!”清岛次郎装出一副惊讶的样子,“不过可惜,你的老爸伊贺总长这次也保不了你啦!你还是乖乖地跟我回去做新娘子吧!”“至于忍族之间的战争嘛……”清岛次郎悠闲地点点头,“只怕从我们总长决定统一忍族的那一天起,就已经爆发了!”随即,他又转头向小千道:“真对不起,虽然你不愿承认你是忍族的救世之神,但凡是有可能成为我们总长统一忍族的挡路石的人,我们都必须给予清除。所以很抱歉,希望你能拿你的性命来成全我们!”听到这么嚣张的话,小千非但不怒,反而微微一笑,“要我的性命吗?那你尽管来拿好了!不过你可不可以告诉我一件事?”说着,小千一指南宫夏,“她是怎么回事?”“哦?她没有告诉你?”清岛次郎惊讶于小千的沉着,藉着小千的问题来掩饰自己的惊讶,“南宫夏,伊贺忍族总长的次女,伊贺中忍,却拥有着不下于上忍的实力。为了伊贺、甲贺两族永结同好,被许为在下的新娘,只是在大婚之夜却跑掉了!”小千点了点头,露出原来如此的神情,又回过头去看着南宫夏,“是这样吗?”南宫夏点点头,刚欲开口说话,却又被小千的手势制止了,“你愿意嫁给他吗?你爱他吗?”“爱?”南宫夏忽然激动起来,“你认为这么作为牺牲品的出嫁会有爱的存在吗?我根本连他长的什么样子都没有见过!你认为我会爱他吗?如果我愿意嫁给他,我会跑出来寻找忍族的救世之神吗?不错,我说我寻找救世之神是为了忍族的未来,但我何尝又不是为了寻找一个自由之身呢?只是我却未曾想到过,这救世之神竟然是一个无胆鼠辈!”面对南宫夏愤恨的话语,小千依旧点点头,不再理会她,转向清岛次郎,“你听到了,她不愿意嫁给你!现在我是她的主人,我有权利解除这段婚约。因此,你以后不能再去找她的麻烦!”南宫夏惊愕地看着小千,这段话让她感觉到吃惊不已。清岛次郎同样错愕地看着表情严肃认真的小千,他没想到小千居然会说出这样一段话。良久,他终于反应过来了,不禁哈哈大笑,“一个连自己性命都不保的人,居然还有闲心去管别人的闲事?也罢,我就让你死得安心一点,我本来也没有打算去娶这个女人,我们甲贺一族是不会被别人拴住前进的步伐的。告诉你,今夜子时,就是我们进攻伊贺总部的时候!放心,我们会让你们在地下团聚的!”“这样就好,你可以来取我的性命了!”小千依然不愠不怒,微笑着对清岛次郎开口道:“只希望你有那个实力!”忽然间,清岛次郎发现从他出现到现在,整个先机都是掌握在小千的手中,而自己根本就是随着小千的言语在团团转!这一下,他不由怒从心生,大喝一声,探臂取出背上的武士刀,向小千当头劈下。

,,ag电子游戏官网